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|频道首页|网站地图
领袖人物纪念馆>>周恩来纪念网

周恩来向毛泽东隐瞒何真相

2020年01月06日14:58    来源:人民网-读书频道

  茫然和纠结折磨着少妇的心。犹豫再三,思齐又慢慢地打开房门,回到屋子里,摸着灯绳,“咔嚓”一声拉着了电灯。良久,她背靠屋门,痴呆呆地出神,不知所以然。当她倒在床上的时候,下夜班的邻居正好回来,因为他的天津籍的妻子照例扯着大嗓门儿迎接他:“二他爸,这么快就回来了嘿!”

  “回来啦——奶奶的,不是想你嘛!”丈夫逗着老婆。她丈夫是山东济南人,越是亲近的,他越习惯甩出这改不掉的“乡音”。这“乡音”够糙的,却饱含着亲近和快乐。思齐知道,那位丈夫是战斗英雄,是革命功臣,没有文化,正科级保卫干事,威信不低。

  “净拿嘴哄人!还不是想你那扫盲课本儿!”

  “一块儿想——不学文化不行啊,大文盲怎么跟着毛主席建设社会主义?”

  “别跟我讲大理论,我一家庭妇女……”

  接着,“砰”的一声关门声,把后面的话关进邻居的家里。琢磨着邻居夫妻的方言“相声”,思齐忍不住也乐了:这两口子,活得倒蛮滋润哩!

  接着想下去,思齐又有了安慰:当年那位正科级保卫干事在淮海战役里冲锋陷阵,他的妻子也一定有思念之苦!现在不是都过去了吗?有一次在院子里听她和同院的一位大嫂聊天,说“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”,还挺有哲理的呢!瞧她那性格多开朗,我干吗庸人自扰呢?

  思齐睡着了,时间已是凌晨两点钟。

  醒来,已是早晨七点钟,思齐伸个懒腰,揉揉眼,看看“滴答、滴答”没有休息的马蹄子钟表,又迷迷糊糊睡去。周日休息,可着劲儿睡也没关系。再次醒来,她睁眼瞅瞅桌上的照片,想起什么来,鼻子一酸,用眼睛和岸英说话:

  岸英,你真的不想我吗?可是我想你,每天每天都想你,不想你我想谁呢?因为你是我生命的“另一半”啊!也许你真的忙得没有时间写信,或者不方便寄信,我不怪你,革命利益高于一切,我懂,我也是革命家庭熏陶出来的革命青年。你跟着彭总到朝鲜去了,我更没有理由埋怨你啦——你不但是爸爸的骄傲,当然是我的骄傲,还是中央机关的骄傲!正像刘少奇叔叔说的:你是中央机关的骄傲!毛泽东的儿子上抗美援朝的战场了,这本身就是中南海青年们的榜样!

  你也是我的榜样啊,真的!当抗美援朝的秘密不再是秘密的时候,我对同事们宣称我的爱人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一员时,虽然不能公开说明我的爱人是国家主席的儿子毛岸英,但同样有自豪感和荣誉感!岸英,你的老婆虽然小你几岁,在大是大非面前绝不可能给你丢脸啊!

  爸爸是精神贵族,可在生活中对物质的要求正相反。外人哪里知道共和国的主席每天吃的都是馒头、稀饭、豆腐乳、大白菜什么的,甚至不是天天有肉吃!和机关其他同志一样的供给制。就算在家里招待尊贵的客人,也不过在家常便饭的基础上添两个菜而已!有一次我坐公共汽车到爸爸那里,听车上的乘客聊天,说过去慈禧太后每顿饭要好几百道菜,鸡鸭鱼肉山珍海味的,每道菜尝尝甚至饱饱眼福就丢掉了!现在中南海里大官们不也得弄几十道上百道,怎么也得二三十道菜吧?我鼓了鼓劲儿想争辩,还是忍下了:我不能暴露身份啊!

  爸爸身体很好。就是睡眠不够好,常靠吃安眠药入睡。我知道爸爸肩上的担子太重了:他不但肩挑着民族的希望,也肩负着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重任。我不太懂,但看得出来,自从去年爸爸他们到苏联庆贺斯大林七十大寿,参加国际共产主义大会之后,主席爸爸在社会主义阵营里的威望越来越高,他也就更忙了。有李银桥叔叔们、韩桂馨阿姨们细心照顾着爸爸和家务,我放心,也请你放心吧!

  岸英,我多么盼望着有你的一封信啊!哪怕是只有一句话的信也好!说心里话,一封信都不寄来,有时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!尤其是比你晚些赴朝的同志都有信来而你没有,我心里酸酸的。但认真一想又心里甜甜的:我的爱人是谁呀?毛泽东的儿子,英俊能干的共产党员,胸前挂着英雄奖章的刘思齐的爱人……

  酸甜的酒最可口,最容易醉人。爱情的语言无论正说反听,都“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”!

  正是:

  几多情剧感人泪,

  谁比英齐更动人?

(责编:唐璐、张鑫)

光辉一生

全党楷模

周恩来纪念场馆

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