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|频道首页|网站地图
领袖人物纪念馆>>周恩来纪念网

揭秘:青年周恩来与一代宗师韩慕侠的情缘

吕勋福

2018年10月15日16:45    来源:人民网-中国共产党新闻网

  周恩来赴法勤工俭学前与韩慕侠及弟子的合影(1920年 前排左起第三人为韩慕侠 第四人为周恩来)

  长期以来,周恩来在人们心中的形象是温文尔雅的文官。其实早在遵义会议前,周恩来就长期担任中共中央军委书记、军事部部长等高级军事职务。他的军事理论和武装斗争的才能,与他从小就钻研革命理论、学习掌握中国功夫是分不开的。特别是在天津南开学校学习期间,遇到了一代宗师韩慕侠,在向韩大师学武的过程中,师徒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一、南开唯一免费生

  1913年2月,15岁的周恩来跟随伯父周贻庚来到天津继续求学,伯父帮他选定并考取了南开学校。

  南开学校始建于1904年10月17日,校舍是西方的建筑风格,采用美国的教育制度。学校是由严修、张伯苓两位爱国人士创办的。严修是清末的“翰林”,后来官至“学部左侍郎”,当看到满清无望后,弃官办学,亲任校董;张伯苓则是受过美国教育的中国基督教徒,曾参加过中日甲午海战,弃武从教任校长。英语和数学的教师都是从英国请来的。南开学校的学术风气非常浓厚,教育作风比较民主,在当时是一所非常进步的学校。

  周恩来在天津读书时,伯父在天津任职一年后又返回沈阳,还是小职员的工作,收入微薄,并不是每个月都能有钱给家里的。伯父返回沈阳后,周恩来跟随伯母生活,一些必需的生活费用经常无法接济。只能靠伯母编织线袋、车把套、墨盒套之类的日常什物挣些零花钱,尽量保证周恩来安心上学。周恩来自己也设法利用课余时间和假日,给学校刻蜡板、挣点微薄收入补贴膳宿费。老师们对他也非常关心,经常找一些活儿给他做。为了节约伙食费,周恩来同另一个生活困难的同学没有吃包伙,自己零买,经常到校外一个豆腐房买最便宜的豆腐充饥。周恩来的穿戴更简单,他每天都穿着南开学校校服,星期日换下来,自己洗干净,夜里设法烘干,下周接着穿。学校里经常有因为生活困难离开学校的学生,周恩来靠着节衣缩食维持着学业。南开学校当年有一份资料《第十次毕业同学录》中是这样记述他的:“君家贫,处境最艰,学费时不济,而独能于万苦千艰之中,多才多艺,造就斯绩。”

  周恩来在克服生活困难的同时,认真刻苦学习,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1915年3月,全校800多名学生举行作文会考,周恩来的作文被评为会考第一名。他参加全校数学比赛获得第一名。1916年4月,周恩来获得全校笔算速算第一名;5月6日,全校组织作文会考,每班推出五名作文优秀的学生参加,考试卷子一律密封,由教师集体评阅。周恩来参加了会考,他纵论古今,文思勃发。各位老师对周恩来的文章大加赞赏,评选周恩来为第一名。校董严修将自己亲书的“含英咀华”四个大字的奖状奖给周恩来。第一学年,由于周恩来品学兼优,经教师推荐,他得到了免费生待遇和班级首位奖学金,成为南开学校唯一的免费生。

  南开学校同学录

  二、诚拜名师得真缔

  1915年冬季,南开学校校董严修和校长张伯苓研究学校工作时,感到学校在继续推进学生德、智、体皆求发展的同时,要强化体能的训练,开展传统武术的教练,提高学生爱国主义意识。学校正在寻找武师时,传来天津武术馆的武功大师韩慕侠,应日本柔道九段高手东乡平三郎的邀请,登上了天津日租界须磨街学校院内日本人设的擂台,无论是比柔术还是剑术,韩慕侠都打败了日本人东乡平三郎的消息,曾不可一世的东乡平三郎对韩慕侠的武功佩服不已,承认中华武功比日本的柔道高得多,表示服气认输。这消息让校董严修和校长张伯苓感到非常振奋,他们决定,先请韩慕侠到学校做一次讲座,让学生们掌握一些武术的基础知识;同时,决定再给同学们增设一门柔术课,拟聘韩慕侠为柔术课的客座教师。

  自韩慕侠打败日本浪人以后,他的武术馆名气大增。总统袁世凯要请韩慕侠去总统府御林军和讲武堂教武术,被韩慕侠婉拒。因此,严修和张伯苓要请韩慕侠到南开学校教武功感到没有多大把握。

  有一天,校长张伯芩亲自登门来请韩慕侠,张伯苓对韩慕侠说:“慕侠老师,听到你同日本浪人比武取胜,我们都非常高兴,又一次证明了中华武术在国际上的地位,国人应该把中华武术发扬光大。我们经过研究,为了促进学生德智体三个方面的发展,欲增加柔术一课,严先生让我代表学校来正式聘请,要聘你到南开学校任教,不知先生肯不肯帮我们这个忙?”韩慕侠听说南开学校要聘他,不由心中一动。他知道,校董严修和校长张伯苓是秉呈教育救国思想,提倡中国要强,必须兴办学校,推广新学,启发民智,唤醒民众。二人呕心沥血,悉心办教育。南开是全国闻名学校,此次应聘岂不是推广国术、普及国术的机会?韩慕侠回答:“先生,我慕侠是个鲁莽武夫,喜欢直来直去。既然二位先生这样抬举我,我岂能拒绝。再说,你们愿增设国术,我也愿为普及国术尽绵薄之力。你们教育救国,我是以武术救国,咱们都是为了大中华民国嘛。”

  韩慕侠被聘南开学校任教,成了天津的一桩新闻。南开学校师生皆感荣幸。因为时在清末民初,学生对武术颇感兴趣,武术既可以强身建体,又可以卫家防身,何况所聘又是著名武术家韩慕侠。

  南开学校教师录

  韩慕侠来到南开学校任教以后,周恩来就决心跟着韩慕侠学武术。第二天的晚上,周恩来就来到武术馆求见韩慕侠。韩慕侠得知有一学生来访,他忙起身相迎,只见一位穿蓝粗布长袍潇洒英俊的青年。这位年青人恭恭敬敬地施礼说道:“韩先生,恕我冒昧,晚间来打扰您了。”韩慕侠只觉得这青年面熟,却想不起来了,说道:“不妨,不妨,里面请。”青年自我介绍说:“韩先生,我是南开学校的学生,姓周,叫周恩来,字翔宇,住在三马路元纬路。我听了韩先生讲的课,对先生爱国之志甚为钦佩。韩先生不是说愿习武的就到三马路元纬路吗,原来我们离的很近,我愿晚上来随先生习武。”“好,好。非常欢迎。”韩慕侠急忙回答着。韩慕侠和周恩来又聊了一会儿,韩慕侠目不转地瞅着周恩来说道:“翔宇,我好象在哪里见过你,咋就想不起来了!”沉思了一会儿,韩慕侠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,头两天你是不是在河北公园演讲啦?”“是的,韩先生,我是学校敬业乐群社演讲部的,我们在河北公园搞了一次募捐演讲。”韩慕侠这才恍然大悟,说道:“那天在河北公园滔滔不绝讲话的原来是你啊,我在那听了半天,讲得真好,怪不得面熟。人才,人才呀。”

  从此,周恩来每天晚上都来武术馆学练武功。

  韩慕侠听过周恩来在公园的演讲,认为周恩来是一名非常出众的青年,所以很器重周恩来。每次周恩来到武术馆,韩慕侠都认真教练。韩慕侠想把他培养成武林高手,所以是从基本功开始,他讲:“中华武术源远流长,博大精深,门派众多,套路和内容非常丰富。学练武功都是从基础学起,先练好基本功。” 周恩来则遵照韩慕侠指授,一丝不苟地去完成枯燥的“站桩”等基础动作,为后来掌握技击招数打下坚实基础。

  韩慕侠有一儿一女,儿子韩幼侠的年龄与周恩来相仿,两人经常在一起练功,但韩幼侠远不如周恩来吃苦认真,尤不愿做那些基本功训练。韩慕侠常批评韩幼侠说:“你看人家翔宇,也是受苦人出身,人家听话就长功夫。”有一次韩慕侠气愤极了,把韩幼侠打了一顿,并惩罚他面对墙壁举铁棍。周恩来与韩幼侠相处很好,看见他面壁时间已经够长的了,这时韩幼侠已经大汗涔涔了,坚持不下去了。周恩来赶紧去求情:“韩先生,绕过他这一次吧,我们再认真练。”韩慕侠见周恩来讲情,只好说:“好吧,看在你师弟面子上,饶了你这一次。”后来两人进步都很快。

  周恩来除了练武之外,更多时间还是与韩慕侠叙谈。每次练完功,别人都离去,他却独自与韩慕侠闲聊,师徒二人谈论时局,谈论前途,谈论以武治国的道理,两人视为知已,经常聊到深夜。周恩来喜爱武术,勤奋好学博得韩慕侠喜欢。他们即是师徒,又是知已。

  韩慕侠

  一天,大家练完功后,韩慕侠与周恩来等众学生叙谈。韩慕侠忽然提起祖茔无堂名之事,他对周恩来说道:“你的国文好,给起个堂名吧。”周恩来知道师父共拜了形意大师车毅斋、宋约斋、剑仙性天、八卦南派嫡系应文天以及张占魁、李存义等九位老师。周恩来沉思了一会儿道:“韩先生,您不是拜了九位师父吗,我看这堂名就叫‘韩九师堂’吧。您看中不中? ”韩慕侠听后细细品味,不禁连声叫好。于是韩慕侠请来石匠刻了四块“韩九师堂”石碑埋在八里台西南大寺庄西南角茔地的东西南北四个角。

(责编:唐璐、张鑫)

光辉一生

全党楷模

周恩来纪念场馆

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