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|频道首页|网站地图
领袖人物纪念馆>>周恩来纪念网

周恩来秘书纪东在滨州讲述总理晚年故事

2018年07月03日15:27    来源:滨州日报

  纪东

   “我代表周总理身边工作人员,对滨州、滨城、杨柳雪人民表示感谢!”7月1日,在滨城区创业大厦,75岁的老人纪东拭去泪水,站起身来,向在场党员干部致敬。他为啥要这样?

  纪东少将,是周恩来总理的最后一任秘书。50年前,1968年8月起,时年25岁的纪东来到周恩来身边担任秘书,直至 1976年周总理逝世。这8年,他几乎亲历了文革后期的所有重大事件,也目睹了周恩来殚精竭虑的最后时光。2007年和2012年,纪东将他的秘书经历撰写成回忆录《难忘的八年——周恩来秘书回忆录》和《非常岁月:回忆周恩来总理的最后八年》并出版。

  说起总理晚年蜡炬成灰、春蚕丝尽,纪东泣不成声

  讲座现场

  讲座开始前,纪东敬了个军礼。纪东说,他来过滨州多次,在滨州讲一堂总理故事是他的多年心愿,特别是能在党的生日这天在滨州讲课,他感动很光荣。他的讲述,是身边人亲历的总理日常工作,说起总理蜡炬成灰、春蚕丝尽,他多次哽咽、擦泪。

  那8年,纪东说从未见总理休息过一个星期日、过一个假日。大年初一我推开他的房门说:“总理,我给您拜年!”他说:“是啊,我也听到外面的鞭炮响了,今天大年初一啦!”但老人家还是坐在那里办公。

  纪东与邓颖超合影

  “总理太忙太累了,晚年又查出患有癌症。如果他每天能睡上五六个小时,我们心里还会比较踏实,但到后来这五六个小时很难保证。每次我们叫他起床的时候,看他睡得那么香、那么甜、那么沉,我们真不忍心叫他啊。他是困极了、累坏了,以至于警卫员叫一次不醒,再叫一次还不醒,便推他肩膀。老人家醒来以后,立刻就从床上起来。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一次赖床,没有一次说再多躺几分钟。有时候晚上开会,他体力不支,就用椅子背顶着自己。老同志让他坐下来讲话,他说:‘不行啊,我一坐下来就要睡着的。’”说到这,纪东从哽咽到泣不成声。

  西花厅秘书们合影(左起:纪东、张作文、赵炜、钱嘉东、赵茂峰)

  周总理这种燃烧生命带来的累,延续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。总理逝世前8天,他把钱嘉东、纪东等都叫到床前,当时他已经非常虚弱,但还是从被子里伸出了右手以示平等,然后和秘书们说了最后一句话:“你们都来了?向家里人问好。我累了。”说完又陷入了昏迷。“总理给我们留下的最后一个字,却是‘累’,”纪东说到此,又一次泣不成声。

  正因总理对黄河治理的牵挂,纪东为杨柳雪题词两幅,其中一幅为“黄河母亲 周公忠魂”

  纪东说,周总理关心两件事:一个水利,一个上天。1976年1月8日,周恩来总理与世长辞,最后一份骨灰就撒放在杨柳雪以南的黄河里。杨柳雪村民听闻他逝世,人人泪流满面,家家搭起灵堂。至今,每年的1月8日周恩来逝世纪念日、3月5日周恩来诞辰纪念日,该村村民都自发举行各种纪念活动。在黄河滩,村民们供上雪白的棉花,点燃圣洁的烛炬,跪倒,公祭。2001年6月30日,怀周祠在杨柳雪村落成。2017年,杨柳雪代表赴淮安奉送黄河水土,并迎回周恩来故居水土在村里安放。

  “杨柳雪不忘初心党性教育基地”揭牌系列活动让滨州缅怀周总理的纪念活动推向一个高潮,让纪东很是激动。在纪念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共和国将军名人创作笔会上,在三个小时的交谈、创作中,纪东为滨州、杨柳雪留下了两幅字,其中一幅就是“黄河母亲 周公忠魂”。

  谈到这里,纪东说,滨州百姓、杨柳雪农民对总理发自内心的缅怀让他感动,他站起身来说:“我代表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,感谢滨州!”

(责编:唐璐、张鑫)

光辉一生

全党楷模

周恩来纪念场馆

国内纪念地 海外纪念地巴黎戈德弗鲁瓦大街 巴基斯坦周恩来路 巴黎花神咖啡馆 朝鲜咸兴周恩来铜像 德国柏林联邦大道 日本岚山诗碑 亚非会议纪念博物馆